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2021年9月10日09:00:06 评论 230

导读:如今的创业公司,在上市前都会进行多轮大额的外部股权融资,创始人的股权比例很容易就被稀释至接近30%,甚至30%以下。但很多企业为了求稳,也为了保证创始人的利益,仍然通过多种方式将创始人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如今的创业公司,在上市前都会进行多轮大额的外部股权融资,创始人的股权比例很容易就被稀释至接近30%,甚至30%以下。

虽然规则允许无实际控制人的IPO申请,但很多企业为了求稳,也为了保证创始人的利益,仍然通过多种方式将创始人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本文以云从科技和云天励飞为例,看看这种情况下,创始人是如何被论证为实际控制人的。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云从科技

实际控制人通过常州云从持有云从科技股权,最近两年(2019-2020年)的持股比例已经低于30%(IPO申报前为23.32%),通过与其他股东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的方式将对公司的表决权稳定在34%以上,IPO申报前设立特别表决权制度,使得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常州云从持有公司64.60%的表决权。

(说句题外话,有些投票权比例超过40%的公司在具备条件的情况下也设定特别投票权来巩固实际控制人的地位。如已经申报科创板的经纬恒润IPO前实际控制人持股32.75%,加上ESOP平台,控制投票权44.36%,上市前设定了特别投票权,将实际控制人直接持有的公司表决权比例提高到54.36%,合计控制62.24%,能够决定股东大会的普通决议。)

第一轮问询时,审核人员的关注点为:一致行动协议终止的情况,实际控制人的认定及最近2年未发生变动的依据。

要求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通过对发行人及常州云从最近2年的持股比例的变化、公司章程、协议或其他安排以及发行人股东大会(股东出席会议情况、表决过程、审议结果、董事提名和任命等)、董事会(重大决策的提议和表决过程等)、监事会以及发行人经营管理的实际运作情况的核查以及报告期内存在一致行动协议的签署及解除、特殊表决权机制设立等情形,进一步对实际控制人认定发表明确意见,不应简单以表决权让与协议、一致行动协议等方式为由认定公司实际控制权未发生变动。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云天励飞

申报IPO时,实际控制人持有公司31.41%股权,与其一致行动人明德致远合计持股比例为33.698%,IPO后实际控制人直接持股比例将下降至23.561%。

第一轮问询时,审核人员的关注点为:

(1)自设立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变动情况;(2)结合发行人的股权结构及日常运作机制、陈宁在发行人生产经营中发挥的具体作用、最近两年内历次股东(大)会、董事会表决情况、对发行人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实质影响、董监高的提名及任免情况等,说明认定陈宁为实际控制人是否准确,最近两年实际控制人是否发生变更;

(3)IPO陈宁持股比例下降是否影响公司生产经营的稳定,发行人采取的应对措施或安排。

以下分别是云从科技和云天励飞对相关问题的回复情况,供参考!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云从科技第一轮反馈

一、关于发行人股权结构、董监高等基本情况/1.关于实际控制人及特别表决权/1.1关于实际控制人招股说明书披露,发行人实际控制人为周曦,报告期内未发生过变化。报告期内周曦曾与部分股东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后又解除,同时又设立了特殊表决权机制。

请发行人披露:(1)周曦与发行人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协议是否彻底终止,发行人股东间是否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表决权委托或其他特殊利益安排;控股股东和受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所持发行人的股份权属是否清晰;(2)实际控制人的认定及最近2年未发生变动的依据。

请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对上述事项进行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同时按照《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以下简称《问答(二)》)第5条的规定,通过对发行人及常州云从最近2年的持股比例的变化、公司章程、协议或其他安排以及发行人股东大会(股东出席会议情况、表决过程、审议结果、董事提名和任命等)、董事会(重大决策的提议和表决过程等)、监事会以及发行人经营管理的实际运作情况的核查以及报告期内存在一致行动协议的签署及解除、特殊表决权机制设立等情形,进一步对实际控制人认定发表明确意见,不应简单以表决权让与协议、一致行动协议等方式为由认定公司实际控制权未发生变动。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回复:

一、发行人补充披露

(一)周曦与发行人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协议是否彻底终止,发行人股东间是否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表决权委托或其他特殊利益安排;控股股东和受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所持发行人的股份权属是否清晰

发行人已在招股说明书“第五节发行人基本情况”之“七、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持有发行人5%以上股份的主要股东的基本情况”之“(二)实际控制人”中补充披露如下:

“1、周曦与发行人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协议终止情况、发行人股东间一致行动关系及表决权委托或其他特殊利益安排

(1)周曦与发行人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协议已彻底终止(略)

(2)发行人股东间存在一致行动关系、表决权委托或其他特殊利益安排情况(主要是各关联机构股东之间,略)除上述关联关系外,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发行人股东间不存在其他一致行动关系、表决权委托或其他特殊利益安排。发行人各现有股东持有发行人的股份均系各股东真实持有、合法有效,不存在股份代持、委托持股、信托持股等情形。

2、控股股东和受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所持发行人的股份权属清晰

发行人控股股东为常州云从,实际控制人为周曦。此外,周曦还通过大昊创业、吕申创业和释天投资间接持有云从科技股份。其中,大昊创业、吕申创业和释天投资均为发行人为实施股权激励而设置的员工持股平台。控股股东和受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所持发行人的股份权属清晰。”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二)实际控制人的认定及最近2年未发生变动的依据。

按照《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以下简称《问答(二)》)第5条的规定,通过对发行人及常州云从最近2年的持股比例的变化、公司章程、协议或其他安排以及发行人股东大会(股东出席会议情况、表决过程、审议结果、董事提名和任命等)、董事会(重大决策的提议和表决过程等)、监事会以及发行人经营管理的实际运作情况的核查以及报告期内存在一致行动协议的签署及解除、特殊表决权机制设立等情形,进一步对实际控制人认定发表明确意见,不应简单以表决权让与协议、一致行动协议等方式为由认定公司实际控制权未发生变动。

发行人已在招股说明书“第五节发行人基本情况”之“七、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持有发行人5%以上股份的主要股东的基本情况”之“(二)实际控制人”中补充披露如下:

“3、实际控制人的认定及最近2年未发生变动的依据

发行人实际控制人为周曦,最近2年未发生变动。最近2年,公司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动的具体分析如下:

(1)2020年9月设置特别表决权后

2020年9月1日,发行人召开2020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表决通过了《关于公司实施特别表决权制度及累积投票制度暨修改公司章程及股东大会议事规则的议案》,并修改公司章程,设置特别表决权。

常州云从持有公司146,505,343股A类股份,占公司股本总额的23.32%。扣除A类股份后,公司剩余481,735,219股为B类股份。常州云从通过设置特别表决权持有发行人64.60%的表决权。

除部分特定事项外,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能够决定公司股东大会普通决议,对股东大会特别决议也能起到一定的重大决策影响作用。因此,周曦通过常州云从可以对发行人实施有效控制。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2)2020年9月设置特别表决权前

最近2年内,在实施特别表决权之前,周曦享有常州云从控制权,通过常州云从均可以有效地对发行人实施控制,为发行人实际控制人,且未发生变动。具体理由如下:

①周曦、常州云从控制发行人的股份比例始终保持在30%以上

最近2年,周曦持有常州云从股权比例为99.88%,未发生变化。常州云从对发行人的持股比例变化情况如下: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发行人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最近2年,常州云从对发行人的持股比例尽管随着不断增资有所降低,但任一其他股东较常州云从的持股比例均有较大差距,在发行人股东大会依据《公司章程》的规定行使表决权过程中具有较大的优势地位。

公司不少股东资源成为常州云从的一致行动方,具体合计持股比例变化情况如下: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如上表所示,最近2年内,在实施特别表决权之前,周曦控制的常州云从及其一致行动人对发行人的持股比例合计均保持在30%以上。

发行人股权较为分散,单一股东常州云从控制比例均能够达到30%以上,同时结合周曦还通过持股平台持有发行人股份,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的有关规定,常州云从始终为发行人控股股东,周曦为实际控制人,且未发生变动。

②周曦在发行人公司治理、经营决策、人事任免、技术研发论证方面享有优势地位

根据发行人《公司章程》及其他内部管理制度的规定,周曦在发行人公司治理、经营决策、人事任免、技术研发论证方面享有优势地位,具体表现在:

1、公司治理

(1)周曦作为发行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依据《公司章程》的规定,享有对外代表发行人、主持股东大会、召集、主持董事会会议等权利。

(2)自2019年1月1日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发行人共召开11次股东(大)会。周曦以常州云从法定代表人身份出席了上述全部股东大会,以发行人董事长身份主持了历次会议,并代表常州云从针对全部议案(需回避表决的关联交易议案除外)投票表决。根据发行人历次股东(大)会的投票结果,由周曦代表常州云从投票的全部议案均获得审议通过。

根据发行人历次股东(大)会的投票结果,由周曦直接或通过董事会间接提交股东大会的全部议案均获得审议通过。在上述议案中涉及选举发行人董事的,除外部董事刘斌(已卸任)、童红梅外,其他董事候选人均由周曦或其控制的常州云从通过向董事会提名方式产生,未发生其他股东或董事会另行提名,或股东、董事通过投弃权、反对票方式不支持周曦提交的董事候选人的情形。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3)自2019年1月1日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发行人共召开10次董事会,均由周曦召集并主持。上述董事会审议的全部议案均由周曦以董事长或总经理的身份起草并提交董事会审议。根据历次董事会会议的投票结果,由周曦提交的董事会议案均获得审议通过。发行人董事会在审议聘用高级管理人员过程中,高级管理人员候选人均由周曦依据《公司章程》规定实施提名并均获得董事会审议通过。

2、经营决策、人事任免

(1)周曦作为发行人董事会下设的战略委员会的召集人,依据董事会战略委员会的对应工作制度规定,对发行人经营发展战略的制定具有重要影响。

(2)周曦作为发行人总经理,依据发行人《公司章程》的规定,享有支持发行人的生产经营管理工作的职权、享有组织实施发行人年度经营计划和投资方案的职权、享有拟定发行人内部管理机构设置方案、基本管理制度和具体规章的职权、享有提请董事会聘任或解聘其他高级管理人员的职权、享有聘任或解聘除应由董事会聘任或者解聘以外的负责管理人员的职权。

(3)自2019年1月1日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云从科技年度经营计划和投资方案均由周曦作为总经理负责组织实施,云从科技内部管理制度设置方案、基本管理制度和具体规章均由周曦作为总经理负责拟定。

(4)自2019年1月1日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发行人监事会未就周曦及其领导下的董事会、管理层做出的经营决策提出质疑或异议。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3、技术研发

周曦作为公司核心技术人员中的技术带头人,在系统平台或硬件样品引入具体场景进行测试验证形成实验局报告后,其意见对是否进行市场需求分析和供应链准备,产品是否能够正式面向市场推出具有重要影响。

③发行人的其他股东当前不存在控制发行人的可能性

发行人股东已就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表决权委托或其他特殊利益安排以及是否存在股份代持、委托持股、信托持股等情形进行了确认。

除本招股说明书已披露的发行人股东之间存在的一致行动关系外,发行人股东之间不存在其他一致行动关系,除常州云从外,本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其他具有一致行动关系的股东其合计持股比例均未超过5%,不构成发行人重要股东。

同时,根据除周曦、常州云从以外的发行人其他股东的持股数量以及在发行人的任职情况,并根据持有发行人股份数超过5%以上重要股东做出的承诺,除周曦以外的发行人主要股东均承诺不存在谋求发行人实际控制权的诉求,发行人的其他股东当前不存在控制发行人的可能性。

④持股5%以上主要股东已就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认定做出承诺

当前不存在可能导致发行人控制关系变更的重大权属纠纷。本次发行及上市的实施不会对常州云从的第一大股东地位以及公司治理产生实质性影响。除常州云从外持有发行人5%以上股份的股东均已做出如下承诺:

“本股东充分认可并尊重周曦作为发行人实际控制人的地位,本股东或本股东控制的其他主体不会通过主动增持发行人股票、接受委托、征集投票权、签订一致行动协议等方式谋求对发行人的控制权。同时,本股东将通过行使股东表决权的方式支持周曦为维持发行人实际控制权所采取的任何行动”。

除上述承诺事项外,发行人股东之间不存在可能影响发行人实际控制关系的其他协议或安排,本次发行及上市后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能够保持稳定。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综上,最近2年内,在实施特别表决权之前,周曦控制的常州云从及其一致行动人对发行人的持股比例合计均保持在30%以上。依据发行人历次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策程序及表决结果,周曦对发行人历次股东大会、董事会会议均可施加重大影响。

周曦对发行人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的提名及任免、重要内部制度的执行、重大经营方针的制定、重大日常经营行为的决策、主要产品研发和推广的论证均起到决定性作用。周曦具有实际控制人地位,可以实质控制发行人。

同时,除本招股说明书已披露的情形外,发行人股东之间当前不存在其他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或构成一致行动关系的情形,本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一致行动情形亦无一超过5%,除周曦外的其他股东当前不存在通过协议或其他安排控制发行人的可能性。

此外,当前不存在可能导致控制权变更的重大权属纠纷。依据发行人主要股东的承诺内容,发行人在本次发行及上市实施后的实际控制关系仍将保持稳定。

综上所述,最近2年内,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始终为常州云从、周曦,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均未发生变更。”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二、中介机构核查意见

(一)核查程序

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就上述问题进行了详细核查,履行的核查程序如下:

1、取得并核查了常州云从与新疆汇富云鼎、李悦文、刘益谦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与《关于一致行动协议解除的确认函》;

2、取得并核查了常州云从、周曦与元知投资签署的《关于取消股东表决权授权之协议书》;

3、取得并核查了周曦分别与刘益谦、智云贰号、创领日昇、横琴德昇、渤盛嘉华、鼎盛信和签订的《关于解除一致行动协议的协议书》;

4、取得并核查了发行人现有股东出具的《股东访谈问卷》;

5、查阅了发行人全套工商档案以及与历次股权变动相关的协议、价款支付凭证和税费支付凭证等资料;

6、查阅了常州云从的工商登记材料、股东出资凭证;

7、查阅了周曦、常州云从及受其支配股东的调查表,对周曦本人进行了访谈;

8、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http://wenshu.court.gov.cn)、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http://zxgk.court.gov.cn/),确认周曦、常州云从及受其支配股东所持发行人股份以及周曦所持常州云从股权不存在诉讼或执行信息;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9、取得并核查了发行人2020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表决通过的《关于公司实施特别表决权制度及累积投票制度暨修改公司章程及股东大会议事规则的议案》;

10、核查了发行人当前适用的《公司章程》、发行人最近2年内的股东大会会议资料、董事会会议资料、监事会会议资料、发行人董事会下设专门委员会的工作制度,查验了发行人主要股东就发行人实际控制权问题出具的承诺,针对发行人最近二年内实施的对外投资、重大研发项目的决策流程向发行人高级管理人员进行了访谈,并对重大销售及采购的内控审批流程进行了核查;

11、取得并核查了公司股东刘益谦、越秀金蝉、智云贰号、创领日昇、渤盛嘉华、横琴德昇、鼎盛信和等分别与周曦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书》;

12、对发行人股东进行了访谈。

(二)核查结论

1、周曦与发行人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协议均已彻底终止,不存在恢复条款。除前述列示的本次发行前发行人现有股东存在的一致行动和关联关系外,截至本问询回复出具之日,发行人股东间不存在其他一致行动关系、表决权委托或其他特殊利益安排。

发行人各现有股东持有发行人的股份均系各股东真实持有、合法有效,不存在股份代持、委托持股、信托持股等情形;

2、在实施特别表决权之后,除部分特定事项外,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能够决定公司股东大会普通决议,对股东大会特别决议也能起到一定的重大决策影响作用。因此,周曦通过常州云从可以对发行人实施有效控制;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最近2年内,在实施特别表决权之前,周曦控制的常州云从及其一致行动人对发行人的持股比例合计均保持在30%以上。依据发行人历次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策程序及表决结果,周曦对发行人历次股东大会、董事会会议均可施加重大影响。

周曦对发行人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的提名及任免、重要内部制度的执行、重大经营方针的制定、重大日常经营行为的决策、主要产品研发和推广的论证均起到决定作用。周曦具有实际控制人地位,可以实质控制发行人。

除《招股说明书》已披露的情形外,发行人股东之间当前不存在其他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或构成一致行动关系的情形,《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一致行动情形持股比例均未超过5%,除周曦外的其他股东当前不存在通过协议或其他安排控制发行人的可能性。

此外,当前不存在可能导致控制权变更的重大权属纠纷。依据发行人主要股东的承诺内容,发行人在本次发行及上市实施后的实际控制关系仍将保持稳定。

综上,保荐机构及发行人律师认为,最近2年内,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始终为常州云从、周曦,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均未发生变更。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云天励飞第一轮反馈

问题一、关于发行人股权结构、董监高等基本情况/1.关于发行人股东/1.1实际控制人招股说明书披露:陈宁直接持有公司83,672,080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31.4143%,系发行人实际控制人。本次公开发行后陈宁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23.561%。

请发行人说明:(1)自设立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变动情况;(2)结合发行人的股权结构及日常运作机制、陈宁在发行人生产经营中发挥的具体作用、最近两年内历次股东(大)会、董事会表决情况、对发行人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实质影响、董监高的提名及任免情况等,说明认定陈宁为实际控制人是否准确,最近两年实际控制人是否发生变更;

(3)发行人现有股东是否存在股份代持、表决权委托、一致行动关系或其他特殊利益安排,是否存在潜在股权纠纷;(4)结合公开发行后陈宁等相关股东对发行人的持股比例变动情况,说明持股比例下降是否影响公司生产经营的稳定,发行人采取的应对措施或安排,相关风险揭示是否充分。

请发行人律师对上述事项进行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并按照《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以下简称《问答(二)》)第5条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进行核查并发表。

回复:(一)自设立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变动情况

公司自设立以来,历次股权变动的情况如下: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自云天有限设立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均为陈宁,未发生变动。

(二)结合发行人的股权结构及日常运作机制、陈宁在发行人生产经营中发挥的具体作用、最近两年内历次股东(大)会、董事会表决情况、对发行人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实质影响、董监高的提名及任免情况等,说明认定陈宁为实际控制人是否准确,最近两年实际控制人是否发生变更。

1、发行人的股权结构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公司股权结构显示,陈宁是唯一持股比例超过30%的股东,与其一致行动人明德致远合计持股比例为33.698%。公司剩余的51名股东中,持股比例在5%以上的仅有东海云天(持股比例为10.685%)、中电华登(持股比例为6.025%)、合肥达高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肥桐硕(持股比例合计为5.107%)。

据此,陈宁控制的表决权比例超过三分之一且远高于公司其他股东,其他股东的持股比例较为分散。

2、发行人日常运作机制及陈宁在发行人生产经营中发挥的具体作用

在股东(大)会层面,自公司设立至今,陈宁一直为第一大股东,陈宁通过行使股东权利等方式,对股东(大)会产生实质性影响,从而对公司日常经营产生实质性影响。

在董事会层面,自云天有限设立至今,陈宁一直担任公司执行董事/董事长、法定代表人;陈宁按照《公司法》《公司章程》《深圳云天励飞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议事规则》等法律法规及规章制度履行职责,对董事会聘任或解聘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及董事会职责范围内的相关议案作出的决议足以产生重大影响,可以实际支配或者决定公司的重大事项;

作为公司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召集人,陈宁主要负责对公司发展战略及重大决策事项进行研究并有权提请董事会审议;作为法定代表人,对外代表公司并签署公司内部决策机构审议通过的重要文件或其他应由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署的文件。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在日常经营方面,自公司设立以来,陈宁一直担任公司的总经理,负责和主导公司的日常经营活动,执行公司董事会决议,有权聘任或解聘除应由董事会决定聘任或者解聘以外的其他管理人员,对外代表公司洽谈业务,并带领其他高级管理人员实现公司的日常管理运作。

陈宁在人工智能及芯片领域具备深厚的理论基础及丰富的产业工作经验,深入了解公司所处行业的发展趋势,在公司战略及公司经营的重大事项中均发挥了重大作用。

3、最近两年内历次股东(大)会、董事会表决情况、对发行人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实质影响、董监高的提名及任免情况

最近两年内的历次股东(大)会的各项议案表决时,除涉及回避表决事项外,陈宁及其一致行动人均参与各项议案表决。历次股东(大)会的各项议案的审议结果均不存在与陈宁表决结果不一致的情形。陈宁作为第一大股东,表决权比例一直超过三分之一,其他股东的表决权比例较为分散,因此陈宁可以对股东(大)会的审议产生实质性影响。

最近两年内历次董事会的各项议案表决时,除涉及回避表决事项外,陈宁及陈宁提名的董事均参与各项议案表决。历次董事会的各项议案的审议结果均不存在与陈宁表决结果不一致的情形。

在董监高的提名及任免方面,最近两年内公司董事的提名及变化情况如下: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截至本回复报告出具日,公司董事会由11名董事组成,其中7名为陈宁提名,占公司董事会席位的半数以上。除去4名独立董事,其余7名非独立董事中有4名(陈宁、王孝宇、李建文、邓浩然)均由陈宁提名。

公司最近两年内历次董事会的出席成员中,陈宁提名的董事占出席成员的比例较高。(2018年12月至2020年3月期间,陈宁提名董事仅为1/5,提名董事人数其实是比较少的)

最近两年内公司监事的提名及变化情况如下: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最近两年内,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变化情况如下: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5、认定陈宁为实际控制人是否准确,最近两年实际控制人是否发生变更

陈宁是公司的创始股东,自公司设立至今,陈宁一直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未发生变化,且持股比例始终与其他股东存在较大差距。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以下简称“《审核问答(二)》”)第5条规定“发行人股权较为分散但存在单一股东控制比例达到30%的情形的,若无相反的证据,原则上应将该股东认定为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

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保荐机构应进一步说明是否通过实际控制人认定而规避发行条件或监管并发表专项意见:(1)公司认定存在实际控制人,但其他股东持股比例较高与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接近的,且该股东控制的企业与发行人之间存在竞争或潜在竞争的;(2)第一大股东持股接近30%,其他股东比例不高且较为分散,公司认定无实际控制人的。

从目前的股权结构来看,陈宁是唯一持股比例超过30%的股东,与其一致行动人明德致远合计持股比例为33.698%;

公司剩余51名股东中,持股比例在5%以上的仅有东海云天(持股比例为10.685%)、中电华登(持股比例为6.025%)、合肥达高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肥桐硕(合计持股比例为5.107%),且除上文披露的关联关系之外,股东之间无其他一致行动关系或其他关联关系。

据此,陈宁控制的表决权比例超过三分之一且远高于公司其他股东,其他股东持股较为分散。

公司目前及历史上的股权结构不存在其他股东持股比例与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接近且该股东控制的企业与发行人之间存在竞争或潜在竞争的情形,亦不存在第一大股东持股接近30%、其他股东比例不高且较为分散但公司认定无实际控制人的情形。因此,认定陈宁为实际控制人符合公司实际情况和《审核问答(二)》的规定。

综上所述,公司认定实际控制人为陈宁准确,最近两年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三)发行人现有股东是否存在股份代持、表决权委托、一致行动关系或其他特殊利益安排,是否存在潜在股权纠纷

公司现有股东已针对上述事项出具书面《股东调查表》,确认各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不存在股份代持情形,不存在表决权委托情形,除上表披露的一致行动关系外,不存在其他一致行动关系,不存在其他特殊利益安排,不存在潜在股权纠纷。

(四)结合公开发行后陈宁等相关股东对发行人的持股比例变动情况,说明持股比例下降是否影响公司生产经营的稳定,发行人采取的应对措施或安排,相关风险揭示是否充分

根据公司本次发行方案,拟发行不超过8,878.3430万股(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之前,含8,878.3430万股,且不低于本次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25%。

按照发行数量8,878.3430万股测算,本次公开发行后,陈宁及其一致行动人明德致远的合计持股比例将从33.698%下降至25.274%,陈宁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东海云天的持股比例将从10.685%下降至8.014%,除前述股东外的其他股东持股比例均将低于5%。因此,陈宁控制的表决权比例仍远高于公司其他股东,且其他股东持股较为分散,陈宁仍能够对公司股东大会决策产生重大影响。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此外,陈宁及明德致远已出具《关于股份权属、股份锁定、减持意向及股份减持的承诺函》,承诺其在相关期限、条件下不转让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公司上市后实际控制权的稳定。

为进一步保证公司控制权稳定,保障公司上市后平稳健康发展,除陈宁、明德致远之外的其余发行人股东已出具了《关于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函》,

综上所述,本次发行完成后,包括陈宁及其一致行动人在内的公司全体现有股东的持股比例均因同比例稀释而有所下降,但陈宁依然系公司第一大股东,其他股东的持股分散且与陈宁及其一致行动人存在较大差距,陈宁依然能够通过股东大会、董事会等决策机构实际控制发行人,不会对发行人的生产经营发生重大不利影响;

陈宁及其一致行动人明德致远已出具股份锁定承诺函,发行人其他重要股东亦已出具不谋求控制权的承诺函,充分保障了本次发行上市后发行人实际控制人及控制权的稳定性;发行人不存在因实际控制人在本次发行完成后持股比例下降而影响公司生产经营稳定性的风险。

1.1.2中介机构核查

(一)核查过程发行人律师的主要核查过程如下:

1、取得发行人出具的书面确认;

2、取得并查阅发行人的股东名册、公司章程、工商档案、股权转让/增资协议、股权转让款/增资款支付凭证并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http://www.gsxt.gov.cn/)查询发行人前身自设立以来的股权变动情况;

3、取得发行人董事、监事和高管的提名文件、历次董事会决议、股东(大)会决议及《公司章程》;

4、取得发行人股东出具的股东调查表;

5、取得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出具的《关于股份权属、股份锁定、减持意向及股份减持的承诺函》;

6、取得除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之外的发行人其他股东出具的《关于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函》。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二)核查意见经核查,发行人律师认为:

1、自发行人设立以来,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陈宁,历次股权变动皆未导致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2、结合发行人的股权结构及日常运作机制、陈宁在发行人生产经营中发挥的具体作用、最近两年内历次股东(大)会、董事会表决情况、对发行人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实质影响、董监高的提名及任免情况等,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认定为陈宁是准确的,最近两年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

3、除已披露的一致行动关系和关联关系情况外,发行人其他股东不存在股份代持、表决委托、一致行动关系或其他特殊利益安排,不存在潜在股权纠纷;

4、发行人不存在本次发行后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下降而影响公司生产经营稳定性的风险。

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如何论证为实际控制人?

以上就是关于创始人股比稀释至30%左右论证为实际控制人的全部内容。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董秘,如果在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认定上都出现判断错误,那就会闹笑话了,有人会说,判断实际控制人很简单啊,谁持股最多谁就是实际控制人呗,实际情况并没有那么简单,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认定上是有很多可以讨论的。

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是企业的灵魂和核心,企业控制人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要制定企业的发展战略。实际上,我们看到,经营得好的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无不是在企业制定战略方面起着主导作用而且做出了正确的决策。而好的股权分配才能保证创始人的实际控制权。


限额领取 | 上市条件、案例清单


《A股上市条件汇总精要》

 

《企业·亏损·无利润·无产品·上市案例解析》

 

《融资必备的12大秘籍》

 

《上市与资本规划系统工具包》


姓 名 : 
电 话 :
公 司 :
留 言 : 
深交所:IPO十六大重点法律问题 行业资讯

深交所:IPO十六大重点法律问题

导读:IPO法律问题主要分为主体资格问题、独立性问题、规范运作问题。本文对IPO重点法律问题分别进行了整理,建议收藏! IPO重点法律问题(一) ——主体资格问题 一、出资和资产 1.关注历次增资问题...
IPO|资金流水核查非典型案例 行业资讯

IPO|资金流水核查非典型案例

导读:资金流水核查是尽职调查过程中的“牛鼻子”,可以说,如果将这个问题核查清楚了,后面很多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因此,我们在做IPO项目时,必须将资金流水问题摆在特别重要的位置上。 罗普特:资金流水核查...
民营企业的55种实用融资方式(下) 行业资讯

民营企业的55种实用融资方式(下)

导读:创新融资方式,扩宽民营企业的融资渠道,满足民营企业发展的合理资金需求,是金融机构的重要责任,也是各级政府的现实义务。本文汇总了民营企业的55种实用融资方式,建议收藏! 自2003年1月1日起施行...
北交所、科创板、创业板怎么选? 行业资讯

北交所、科创板、创业板怎么选?

导读:9月2日设立北交所消息出炉,再次激活新三板市场。不到10天时间里,已经有5家原本计划终止挂牌新三板的公司反悔,拟撤销摘牌申请。那北交所、科创板、创业板怎么选?本文为您解答。 5家新三板公司反悔摘...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